德约科维奇前教练放出豪言:他要拿30个大满贯打到40岁

2000年,当桑普拉斯赢得第7个温网单打冠军时,人们认为这个纪录是牢不可破的。17年之后,费德勒在温网举起了第8个单打冠军奖杯后,桑普拉斯的纪录从此作古。

同样地,当桑普拉斯2002年在美网赢得了职业生涯第14座大满贯冠军奖杯时,人们同样认为这个纪录是难以被打破的。仅仅7年后,费德勒就在温网夺得了第15座大满贯冠军奖杯,成为当时拥有大满贯冠军数量最多的男子球员。

2018年澳网,费德勒在决赛中五盘战胜纳达尔,夺得了第20座大满贯冠军奖杯。次年,费德勒又在温网闯入决赛,在自己发球局手握连续两个冠军点的情况下被德约科维奇逆转,无缘将大满贯冠军数量提升到21个。此后,费德勒饱受膝伤困扰久疏赛场,绝大多数人相信目前处在退役边缘的他再无赢得大满贯冠军的可能。

费德勒首次将大满贯冠军数量提升到20个,这创造了男子球员纪录的新高度。但是,基于桑普拉斯很快被打破纪录的教训,以及纳达尔、德约科维奇仍具有极强的竞争力,人们反过来笃信费德勒的20个大满贯冠军纪录将很快被打破。

果不其然,纳达尔率先在2020年法网追平了费德勒的大满贯冠军纪录。今年,纳达尔在澳网夺冠,将大满贯冠军数提升到了21个,一举打破了费德勒的纪录。

夺得大满贯冠军是网球运动员毕生的追求目标,在大满贯正赛连胜7场夺冠也是网坛最难完成的任务。但是,面对如此重大而艰巨的任务,三巨头似乎轻而易举并不费力。看看下面这幅图,你就能直观感受到三巨头对大满贯的统治力是何等恐怖。

经过桑普拉斯、费德勒和纳达尔的角逐,人们似乎对大满贯冠军纪录已经不再那么自信,任凭你夺得的大满贯冠军再多,未来总能被人打破。

于是,有人创造了“最年长夺得大满贯”来作为一项纪录。比如,费德勒在36岁5个月的年龄夺得了澳网冠军,未来是否能有人在36岁5个月之后夺得大满贯冠军呢?

照这个思路想下去的话,如果要超越费德勒,纳达尔要在2023年夺得大满贯冠军,德约科维奇要在2024年夺得大满贯冠军。

鉴于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目前的身体状况、打法特点等因素综合考量,人们似乎更愿意相信德约科维奇拥有更长的职业生涯。也就是说,德约科维奇更有可能打破费德勒36岁5个月之后夺得大满贯冠军的纪录。

对于德约科维奇本人来说,他现在或许并没有考虑那么多,摆在他面前的当务之急是再赢得大满贯冠军。在世界第一周数已稳居第一的情况下,他最重要目标是尽快追平和超越纳达尔的22个大满贯冠军纪录。

上周日的温布尔登,德约科维奇夺得了第7个温网冠军,追平了桑普拉斯7个温网冠军的纪录,距离费德勒的8个温网冠军仅剩1个。并且,这也是德约科维奇第21个大满贯冠军,距离纳达尔的22个大满贯冠军也仅剩1个。

就在德约科维奇夺得第7个温网冠军不久,他的前任教练博格丹·奥布拉多维奇(Bogdan Obradovic)在接受“BBC 5 Live”采访时表示,“诺瓦克想赢得30个大满贯冠军,这就是他想要的。”

30个大满贯冠军,这是一个疯狂而雄心勃勃的目标。挡在这个目标之前的障碍包括德约科维奇未来一阶段的体能、竞技状态以及对手的实力和发挥。当然,目前最显而易见的障碍就是他没有接种、将来也不打算接种的新冠疫苗。

按照美国目前的入境政策,德约科维奇无法参加美网,并且他也无意申请疫苗豁免权。另外,根据澳大利亚的规定,被驱逐出境的外国人未来三年内禁止入境,德约科维奇参加明年的澳网存在法律上的障碍。不过,据说澳大利亚新任总理阿尔巴内塞是个网球迷,他或许会取消德约科维奇三年不准入境的禁令。

德约科维奇表示自己非常期待去澳大利亚和美国打球,但是因为不打疫苗等原因无法去参加这两个大满贯,“并不是什么世界末日”。

尽管如此,奥布拉多维奇对德约科维奇的30个大满贯目标仍抱有乐观态度,“诺瓦克将在接下来的五年里打球,他可能有20次机会达到30个大满贯冠军的目标。我们会看到的。”为了实现他的目标,德约科维奇必须在接下来的20个大满贯赛事中拿到9个冠军。

另外,德约科维奇5年后将年满40周岁,与现在的费德勒差不多的年龄,而费德勒目前正在艰难地准备复出,且被普遍认为失去了大满贯冠军的竞争力。

即便如此,奥布拉多维奇仍笃信自己的预测。这位现年55岁的前教练说,“我第一次见到诺瓦克是在他9岁的时候,我从他13岁起就一直担任他的教练,直到他18岁。这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他经常谈论人生目标,我知道他的想法。”

正如我国田径名将苏炳添说的那样,“所有纪录都是用来打破的,我不是神,不可能我做得到而别人都做不到,有超越才有进步。对于我个人来说,我做到了当时你们觉得不可能的事情。通过努力,我们未来还有进步空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