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跟大家聊聊最近恒大苏宁这对难兄难弟,这两人当年喝过交杯酒,交杯酒的背景还是去年9月份的时候,恒大面临战略投资者1300亿的回购压力,恒大为了缓解资金压力,要求战略投资者进行债转股,因为苏宁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战略投资者,当时在2017年投资了恒大200亿的资金。

大家知道最后因为许老板背景深厚,加上了晓以利害关系,最后绝大部分的战略投资者,都进行了债转股,苏宁也不例外,除了有一家山东高速,它是把股权转让给了深圳市人才安居集团,最后这200亿资金才得以解套。

可以看这张表,最大的两个投资人,一个山东高速,一个苏宁都投了200亿,走到现在恒大和苏宁两兄弟各有各的苦衷,各有各的麻烦,谁也没有成全谁,谁也没有就拯救成谁,恒大资金危机的传言也是四起,苏宁也被拉下了水。

在6月7号恒大集团发布了一个声明,专门围绕打折卖房、商票违约、盛京银行的关联交易这三点做了一个澄清,第一点它说“近日我司举办一年一度的531购房节,推出的阶段性特大优惠措施,仅限于单栋去化率95%以上的,尾盘超大户型、顶层楼盘、商铺等产品,所有常规产品的销售价格、优惠折扣及付款方式没做任何调整”,不知道朋友们你们所在的城市有没有恒大的楼盘,有的话它的打折销售情况是怎么样的。

第二点是“针对我司个别项目,公司存在极少量商票未及时兑付的情况,集团高度重视并安排兑付”,第三点就是关于盛京银行关联交易,他说“我司与盛京银行开展的金融业务,均符合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

最后说“我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成立25年来从未出现,借款利息晚付本金逾期未归还的情况,对恶意造谣者我司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紧接着在6月9号信用评级公司中诚信将恒大集团主体及相关债项信用等级列入了观察名单,给出的理由是因为短期负债规模仍然处于非常高的水平,如果未来再融资环境恶化,会对其信用实力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中诚信也说“将持续关注恒大集团,及恒大地产降负债战略的实施进度及效果,以及此次极少量商票未及时兑付的情况,可能对公司经营及偿债造成的负面影响等问题”。

大家知道国内的信用评级公司,一般都有一个信用评级虚高的问题,还有一个马后炮的问题,一般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往往都是被评级企业暴雷实锤以后,才会火速下调评级。

所以说如果中诚信敢于公开将恒大集团列入观察名单,投资者们就确实要小心了。

恒大集团确实对得住它起的这个名字,公司战略也好,业务发展方向也好,多年来也确实是朝着大、非常大、巨大、永恒之大发展,恒大集团旗下有八大产业,业务范围基本囊括了衣食住行,男女老少方方面面,其中有四家上市公司中国恒大、恒大汽车、恒大物业、恒腾网络,另外还有几家准备分拆上市,比如房车宝、恒大童世界、恒大冰泉等,其中单单地产板块,中国恒大的债务余额就接近2万亿。2020年它的房地产销售额实现了7232亿,也是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今年的前5个月的销售额2851亿,依然是位居行业第一,所以真的是大。

接着我们说一下它的难兄难弟苏宁,最近苏宁的一系列事件,也显示苏宁可能再次缺钱了,说再次是因为上一次也就是在今年的2月份的时候,深圳国资148亿,接盘苏宁易购23%的股份,可以说暂时缓解了苏宁的资金链压力。

但是不曾想到,最近苏宁又有点缺钱了,,主要发生了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苏宁电器被强制执行超过30亿。

张近东等人成为被执行人,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案子是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个案子,被执行人包括刘玉萍、张近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苏宁置业集团有限公司。

第二件事就是苏宁易购控股股东张近东最近质押了10亿股的股份,可以看到这里面有统计,张近东目前累计质押的股数是14.12亿,占所持股的比例是72.32%,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它质押的股数是8.97亿,占所持股比例是48.47%,可以看到质押的比例都不低了。

我们再看一下苏宁易购的股价,从去年7月份开始,一路跌跌不休,一直到现在价格是6.54一股,苏宁的控股股东张近东质押了10亿股,一股6.54元,质押的市值是65亿,打个三折也能弄出来,差不多20亿左右的资金,这是第二件事。

第三件事就是在6月2号晚上,苏宁易购做了公告,就是说它其中一个股东,苏宁电器集团股份的5.59%转让给一个新零售基金,交易的总价是31.824亿元,转让股份的总数是5.2亿股。

结合上面张近东的股权质押,能弄回来20个亿,再结合股权转让的31个亿,差不多能弄回来50多个亿。

股权转让的进展也是堪称神速,仅用了两天时间就完成了过户手续,我们看一下新零售基金的背景,新零售基金的背景很有意思,它的股东是四家江苏国企,是江苏省国信集团有限公司、江苏交通控股有限公司、江苏省农垦集团有限公司、江苏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这四家江苏国资是什么样的一个背景,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去年2月份的时候,当时市场流传拯救苏宁的白衣骑士,有市场传言当时说是江苏的国资入场作为白衣骑士拯救苏宁,当时流传的其实就是这4家企业,但是最后并不是江苏国资去拯救苏宁而是深圳国资作为白衣骑士突然出现。

可以看到除了股权转让协议,其实后面还附加了一个回购协议,就是说在2022年4月1日之前,新零售基金支付给苏宁集团的这31.824亿,它还需要回购的,所以说交易更像一个明股实债的交易,其实更像一个借款,以缓解苏宁的燃眉之急的。

最后我们讲一下,其实很多企业狂飙突进的加杠杆都是始于2015年,2015年我们有降准和降息的动作,包括有涨价去库存,包括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很多的企业利用政策的漏洞,有利的政策去进行狂飙突进的加杠杆。

有的企业选择了去海外买买买,比如说海航、安邦、万达这些企业,有的企业选择是国内买买买,主要是房地产企业为代表,像恒大、碧桂园在国内买地,进行库存的积累,最终都是想通过债务扩张,驱动企业的发展,实现资产规模和收入规模的,最终这些企业都实现了大,但是并没有实现强。

而很多企业走到今天,纷纷都到了还债的阶段,比如说海航,比如说已经被处置的安邦等等,包括瘦身以后的万达,可以看到凡是前面高杠杆加杠杆的这些企业,目前都到了还债的阶段,而且这个路是越走越窄。

最后希望恒大和苏宁,这对难兄难弟能够渡过难关,但是也不要老想着大而不能倒,继而寻求绑架上下游,绑架银行乃至绑架全社会,正如金融监管所说,长牙齿才能让机构长记性,金融监管或者监管层,有时也会弃车保帅手起刀落,假如这个肿瘤真的威胁到了,机体本身生死的话。

作者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