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故事

近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文化和旅游部联合发布《网络主播行为规范》,“规范”共包括18条,指出了31种行为不得出现,对于需要较高专业水平(如医疗卫生、财经金融、法律、教育)的直播内容,主播应取得相应执业资质。未来观众会为哪种主播买单还会出现什么形式的带货主播主播们的故事,也经过了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

一个在抖音卖菜的人,这是董宇辉对于自己的定位。“如果有一天,这里不再需要我了,我的力量也无法帮助到他们(农民),我可能就找一个偏远地区的初中或者高中去教书。”董宇辉对于自己知识带货的未来,也设想好了一种结局。

6月9日,自称“中关村周杰伦”,卖书、卖农产品像是一场英语公开课的主播董宇辉,突然出圈。镜头前他没有夸张的表演、甩卖打折的横幅,更没有卖货的套路,而是用一种文化人的姿态,成为带货界的一股清流。

在董宇辉的直播带货中,一块牛排也有灵魂,“这个牛排的口感,第一个叫做juicy,多汁的;你的牙齿咬到叫做tender,嫩的,我们一般说一个东西嫩,还可以用delicate……”一句“原来你也在这里”,可以串联起半夜睡不着觉的8万人。错过一条鲥鱼会让你有一种带着恨的遗憾,“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鲥鱼多刺,三恨《红楼》未完。”他的解说词饱含深情,让一件商品可以拥有命运的价值,讲述里有诗词歌赋、天体行星、大江大河、三餐四季,还有击中灵魂的“鸡汤”。董宇辉也会在直播间输出自己的爱情观,“人生最好的归宿,择一良人,选一城市,三餐四季,春夏秋冬,平凡而快乐地度过一生……”这些表达融化了屏幕前观众的心,让受众心甘情愿为知识付费。

董宇辉的爆火很偶然,“我过去6个月都是这么讲的,但是并没有火。”他曾总结过自己的带货逻辑,早上是“书生气”,晚上是“烟火气”,“我想给大家讲讲书,讲讲那些不接地气的哲学,还有那些无用的英文。”走到今天备受瞩目的董宇辉,带动了“新东方主播”的热搜话题。

有人说,董宇辉出身平凡,从新东方老师到直播界顶流,实现了少年的逆袭;也有很多人感叹,他是直播时代里激起的一朵新浪花。董宇辉则自嘲是在兵马俑二号坑里服过兵役的陕西人,坦言实际上“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村的读书孩子”。今年29岁的董宇辉,来自于陕西的农村家庭,父母都是农民,他的童年与课本习题为伴。他说自己平凡到是“扛着袋子、背着铺盖,在火车站被推来推去那样的一员”。而后从陕西农村一路考学打拼,考入西安外国语大学。大学时期就不停地做兼职,给外国人做导游。有一次因为工作到深夜没赶上公交车,董宇辉为了省60块钱打车费,步行了一整夜。2015年,董宇辉进入新东方工作,教过了超50万名学生。

2021年末,顺应新东方在线转型的需求,董宇辉走下讲台,加入“东方甄选”主播团队。他在抖音简介上写道:“曾经是老师,现在是售货员。”然而直播之路并不顺利,2021年首播后,有人吐槽他的长相,也有人挖苦他作为老师来蹭热度,董宇辉经历了半年的被谩骂与嘲讽。后来爆火的董宇辉还用自己的长相编段子:“大家在6月的清晨点进这个直播间,看着主播兵马俑一样的脸型,感到了人生的无常和命运的不公,但是这个时候,你发现跟我同样脸型的,还有买12片牛排送你的这口锅。”

新东方老师董宇辉直播带货出圈,打开了网友们的回忆匣子,细数那些年陪伴过他们的新东方。在社交媒体上,有人这样写道:上高中时,俞敏洪的梦想是星辰大海;上大学时,罗永浩是“段子手扛把子”;工作后再学雅思,接触的每一个新东方讲师都是风格各异的“演说家”。董宇辉也曾说“风趣幽默激情,一直以来都是新东方的基因”。

比如,从新东方“出走”的前教师,2020年走上直播带货道路的罗永浩。相对于董宇辉的知识带货,罗永浩的直播带货更像相声专场。

很多人知道罗永浩是从锤子手机开始的,但其实作为一个70后的初代网红,老罗最初的成名是因为在新东方任教时的录音。当时为了活跃课堂气氛,老罗在授课中会穿插不少段子,他的段子中包含着自己的人生价值观,引起了学生们的共鸣。后来有人把他所有讲课中夹杂的段子挑出来,合并成老罗语录放在网上,吸引了一大批粉丝。正是这些言论,让罗永浩有了理想主义的气质,从原来的新东方老师,转变成初代网红。

罗永浩在《一个“老赖”CEO的自白》中透露,他创业的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债务。为了尽早还清债务,罗永浩选择了赚钱最快的直播行业。有别于其他主播的同名直播间,罗永浩的直播间叫做“交个朋友”。这个名字源于他给自己直播带货设定的口号:基本上不赚钱,交个朋友。罗永浩的“交个朋友”,用“相声带货”的模式交到了很多新朋友。老罗本人则被冠上了“科技圈与直播圈最专业的相声演员”这一身份。对此老罗本人还推拒过,“多年以来,大家说我是脱口秀演员、相声演员,这都是扯淡嘛,我一天也没做过。”

但其实老罗的幽默风趣,一直是互联网中别致的存在,他参加综艺《脱口秀大会》,用幽默的表达剖析自己,把跌宕起伏的创业史说了一通,并自嘲要在债务还完之后,拍一个纪录片,来纪念这一段诡异的人生旅程。“这个纪录片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真还传》。”罗永浩把自己“黑”得体无完肤,博得观众一笑。

相声的基因是刻在老罗的骨子里,他有一张“侃王”级别的嘴皮子,给直播带货造了不少势。两年过去,这位首秀“发挥翻车”的直播新人,早已熟悉了带货节奏。在直播卖汽车时,他的搭档文飞介绍,“想打开天窗,你只需要说一句我想看星星,天窗就会自动打开。”而在老罗眼里,这个科技感满满的功能则是“仿佛看见了姑娘发蒙的表情看着你”,瞬间感觉老罗语录中的老罗又回来了。

但罗永浩曾多次表达自己并不喜欢直播带货,坚持至今,是因为高频次的露面和表达,能帮助他赚钱还债。近日,罗永浩宣布,正式“退出”交个朋友直播公司管理层,未来三年仅以“客座主播”的身份帮助“交个朋友”完成数十场直播。6月13日下午,罗永浩正式给自己两年的直播生涯做了个总结,这位东北侃哥已经准备再次捡起理想主义。

上一次用知识带货震撼网友的,还是主持人朱广权。2020年,朱广权在其他主播的直播间疯狂输出诗词和Rap,直播过程中金句频出,介绍湖北的藕,他贯穿数学知识,“奇变偶(藕)不变,符号看象限,吃了藕,海枯石烂心不变”。介绍武汉热干面,他说,“黄鹤楼长江水一眼几千年,老汉口热干面韵味绕心间,愿亲人都平安,春暖艳阳天。”直播过程中,朱广权把数学、历史、人文等知识贯穿其中,将带货直播变成了大型知识科普现场。

朱广权与东方甄选直播间都以内容胜出,赢得了用户与线后女孩全英文直播带货语速惊人”的话题冲上热搜。虽然知识付费的故事早已讲了很多年,却不可能人人都玩转知识带货。比如近期汪小菲的法语直播带货,某辣条模仿“董宇辉式带货”等。汪小菲因为其有限的词汇和跑偏的发音,引发网友群嘲,某辣条直播效果也平平。

草根出身的北大才女刘媛媛抖音有1500多万粉丝,她也以自己的“寒门逆袭”故事,开启了抖音的直播卖货。她直播卖“一元”书时,被网友问,大家都是文化人,你为什么不能像董宇辉那般诗词歌赋张口就来对此,刘媛媛回应表示“自己是个无趣的人”。

穿上知识的马甲带货,成为新晋的流量密码,但有人愿意穿它,有人穿不上,有人甚至选择脱掉。比如曾经的知名主持人张泉灵,进入直播带货圈之后,曾经做主持人的知性优雅,在手机屏幕前变成了声嘶力竭的疯狂带货,变化令人瞠目结舌。从樊登到罗振宇,再到杨澜,当类似的知识带货进入直播间后,主播和观众们都明白了,知识带货,确实是有内容门槛的。

在知识带货之外,明星、网红们也一直占据着直播间,用古装直播、小剧场直播,还有珠穆朗玛峰山脚的“沉浸式直播”等猎奇的方式吸引眼球。有抖音上的“疯狂小杨哥”,以搞笑式、反向带货的方式,把烂梨也能卖出成交量,有“买它买它”的敲锣打鼓式吆喝,还有和观众假装推心置腹的“姐妹们,相信我”,甚至还有虚假的“抢劫式”演戏带货等。今年刚刚过去的电商节,黄圣依夫妇“天仙配”式带货,甚至把牛牵进直播间。主播带货花样多,有的看似离谱,却能各自拥有受众群体,所以“知识带货”会是直播带货的终点吗主播们的故事,仍然在路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