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放倒了体育专业报刊? 一场格局颠覆迟早到来

翻开1994年7月5日《中国足球报》的创刊号,头版右上角的时任国际足联秘书长布拉特先生发来贺电的照片格外醒目。15年之后,已升任国际足联主席的布拉特领导的国际足球如火如荼,而《中国足球报》却伴着中国足球的沉入低谷,轰然倒下。继《21世纪体育》、《南方体育》之后,又一个具有影响力的体育媒体宣布了与这个舞台的告别。自身经营问题,中国足球水平持续下滑,综合媒体和网络的冲击……这都成为体育专业媒体难以为继的原因。

1994年4月13日,《中国足球报》试刊。 7月5日,正式创刊。《中国足球报》的创刊,正是在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开始的背景之下。就像《中国足球报》的同仁在最后一期报纸上写的,“15年前,中国足球职业联赛问世。同样是15年前,《中国足球报》创刊。一张报纸,伴随着一个联赛,或者说一个联赛伴随着一张报纸,走过了风风雨雨的15年。 ”《中国足球报》由中国体育报业总社出版,中国足协参与主办。《中国足球报》套绿,对开八版,每周一在北京、上海、广州、沈阳、武汉、成都、济南、西安和大连等地同时开印,零售价1元。据说最高峰发行量曾经达到八九十万份。而随着近几年发行量的日益萎靡,连一些行内的年轻体育记者,对其都闻所未闻。

伴随着联赛的成长,《中国足球报》曾培养出众多的优秀足球记者,现在供职于《体坛周报》的马德兴也是从这张报纸走出。早期的报道中由焦林芳、杨群执笔的长篇通讯《难忘九四》;十强赛期间,中国香港著名喜剧明星周星驰应邀在《中国足球报》开设独家专栏“大话足球”等文章,在国内传媒中曾产生了强烈的反响。

然而,走过15年之后,这张带有官方色彩的报纸还是没有逃脱停刊的命运。“站在15年的交叉路口,向前望,是不可预知的未来;向后看,是清晰可见的回忆。在又一个春天来临之时,我们决定跟你一起,重温那些过去的、永不再来的岁月。 ”读着休刊号上的文字,让人不禁唏嘘感慨。

从《21世纪体育》到《南方体育》,再到现在的《中国足球报》,体育报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去,是谁“放倒”了他们?

中国足球水平的日益滑坡,负面新闻泛滥成灾,而传统体育报道又皆以足球新闻打天下,是体育报面临如此困局的重要原因之一。 1995年北京球迷曾在先农坛体育场通宵排队买票,成都球迷甚至雇佣民工连夜排队购买球票,体育报刊业也随之水涨船高。 2001年米卢率领中国足球队冲击世界杯时,《体坛周报》曾经取得两期发行600万份的惊人业绩。随着人们对“轰动效应”的逐渐漠然,依附其上的体育报刊也就江河日下,转型成为摆在所有体育传媒面前的紧迫问题。

此外,随着我国传媒业的发展,体育平媒由于其领域的特殊性,首先受到来自电视、网络的全面夹击。尽管央视体育中心多次表明其态度:视频体育媒体和平面体育媒体有共通也有差异,但不存在完全挤压对方市场的关系。但其实电视画面本身就有报纸无法取代的优势。自从央视有了体育频道,北京、上海等经济发达的大都市也先后有了体育频道,对体育专业媒体的冲击可谓是巨大的。

还有一个近年来涌现的平面体育媒体杀手——互联网。新浪等体育栏目的出现,使很多习惯于购买体育报刊的读者无需再买报。

另外,由于体育报刊近年来的不景气,大量人才开始向多媒体和传统都市类报刊回流。大多作为周报形态出现的体育专业媒体困境加剧,且陷入恶性循环。

长期阅读《体坛周报》的读者会发现,《体坛》的版面近期已经出现了相应调整:原来全部是国内足球的A叠,已经变成国内足球加国际足球,而B叠去掉国际足球后,大大增加了篮球的报道力度。尤其是在每周一,过去一直是足球报道占据天下,现在却变成了篮球。

与之相似的是,上海的《东方体育日报》甚至在每周二专门推出篮球日报。足球的衰退,给媒体带来影响最大的自然是《足球报》,作为国内最老牌的报纸,《足球报》传出最多的消息却是亏损。《足球报》总编辑刘晓新在当年《南方体育》停刊时就曾表示:“世界杯后,体育市场的低迷是不可避免的、迟早会来的事情,因为这个是符合客观规律的。 ”“其实,2004年已经是中国平面媒体广告市场的拐点,平面媒体的广告增加速度明显放慢。在多重挤压和打击之下,除了《体坛周报》外,中国大多数体育报纸到了2005年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国内著名体育媒体人季方在《论中国体育报纸转型发展的方向》中写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各体育报纸竞争策略的变化以及市场的调节,加之中国职业足球的‘假球’、‘黑哨’泛滥,大众对足球的兴趣开始消退,恶劣的环境最终导致多家体育报纸难以为继。 2008年奥运会之后,这个问题必将加剧。 ”

在生存压力的冲击下,各个体育媒体的发展方向在哪里呢?《体坛周报》不仅仅是对版面进行了调整,社长瞿优远还有自己的一系列的规划,“实际上从技术方面,我们无法只用报纸跟网络竞争,我们必须要投入到网络本身的建设上面去,在这个中间,虽然网络目前不一定能够盈利,但是我们每年投入1000万到2000万元的资金来扩大我们的网络,希望在2到3年的样子能够实现它的盈利。在这个报刊的调整中间,我们发展了不少刊号,就是新媒体的中心把它转移到杂志的板块上面来了,所以出现了七八本新的杂志,目前这个杂志都是与体育有关的,那么在奥运会后,2008年之后,我们还准备扩展到健康和时尚生活这个领域里面去,目前健康类的,我们正准备投入做一本健康女性的杂志。 ”

季方在《论中国体育报纸转型发展的方向》的结论中表示:“通过对中国体育报纸的历史发展和社会大系统变迁所带来一系列影响体育报纸发展变化要素的分析来看,中国体育报纸的发展已经到了转型的临界点,跨媒体和跨行业的产业链建构将是未来中国体育报纸转型发展的必然选择。 ”“《体坛周报》本身也是最近两年受到两个冲击吧,简单地说,一个是网络本身的冲击,一个是中国足球不景气的这样一个冲击。奥运会之后,我们一直在酝酿着再做一次改版,最近比较投入的就是我们最近要投入篮球的特刊,但是这个改版还在继续进行。 ”《体坛周报》老总瞿优远在接受采访时毫不掩饰地承认眼前面临的困境,被冠以“中国发行量最大的体育专业报纸”的《体坛周报》正在为生存悄悄开始自己的战略调整。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